車行澳靜電除油煙機價格



錢靖瑞

我來新西蘭時間不短,但我澳洲卻一次都沒去過,兩個地方離得很近,隻隔著塔斯曼海。做瞭一個星期的攻略,我決定到澳洲來一次冒險。匆匆出發,想著能趕趟抓住南半球夏天的尾巴。

坐飛機落地出關到達悉尼時已經十點多鐘,在赫茲取得租用的汽車——一輛2017年新款的日產奇駿,開始瞭經油煙處理機價格歷奇特的環澳之旅。

最直觀也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非公路莫屬,拿車時是1892公裡,還車時是14277公裡,用車時間實際是11天,跑瞭12385公裡。單說一個數字可能概念比較模糊,舉幾個例子來說,從祖國最北的漠河到最南的曾母暗沙約5500公裡,從北京到英國約八九千公裡。12000公裡出頭,大約是地球的直徑。原定計劃是16天環澳,後來因為條件允許,加上勁頭正足,11天就開完瞭全程。

說到公路,可圈可點,澳洲交通網十分發達,最直觀的感受是城際和繞城高速,單向四車道,速度介於國內和新西蘭之間,平均限速約110公裡每小時,部分地區如北領地限速為130公裡每小時。加上開車人大多很守規矩,車道寬敞,開起來很舒服。在高度發達的東海岸行車是一種享受,但市區堵車情況比起上述兩國則是有增無減。

澳洲幅員遼闊,大多以平原,盆地和低高原為主,中間很大一部分是沙漠,雖然部分地區海拔高,遇到山路的機會卻很少,有的地方一條直路望不到頭,直通天際。在經濟發達地區,雖然會有路標提示有袋鼠考拉等野生動物,但畢竟過往的人多,加上高速兩側都修建瞭護欄,見到動物的機會不大。第一天晚上拿到車就連夜開,從墨爾本出瞭城之後車道開始越變越窄,由四變二,從二歸一,原本以為澳洲經濟發達,所有的路都會非常寬闊,然而後來在西北公路的遭遇讓我直打自己耳光。

從阿德萊德出來後,築路的材料從開起來順暢無比的瀝青變成瞭加瞭砂石的路,造成輪胎摩擦響聲極大,路邊動物屍體也開始增加,小的有鳥類,大的有袋鼠;到瞭北領地更誇張,有牛被撞死四腳朝天翻在路邊。

此行我晝行1000,夜行800,日夜兼程,平均每天1100公裡。除瞭幾個州的首府外,一些衛星城還有小鎮人口少得可憐,有時候千裡奔襲,要經過三四百公裡的無人區才有一個加油站。說句玩笑話,並非因為安全原因不敢開快車,而是因為如果開得太快把前面車超瞭,一路上就看不到車瞭。由於車子特別少,兩邊司機會車的時候都會揮手或者伸出兩根手指示意。

大部分卡車司機車品都很棒,有的卡車跑長途拖四五節的尾巴,被“公路列車”,也是澳洲一大特色,最長可達53米,拖的貨物也是千奇百怪,有的運冷凍食品飲料,有的運牛羊牲畜……某些道路由於單車道視野不夠開闊,前方大車還會盡量留足空間,並通過方向燈來提示後車前方安全可以超車。

在從霍爾斯克裡克向凱瑟琳進發途中,路遇阿蓋爾湖源頭弓河突然爆發洪水。兩天前進佈魯姆時,隻見車子出城,進城的車輛卻寥寥無幾,夜裡便下起瞭暴雨。兩天後,弓河上遊由於雷暴天氣引得洪水猛漲,到河前我才被路政攔下,單行橋已經被洪水淹得隻能看見護欄頂,不僅橋被淹沒,兩側的道路也被水沒過瞭近三四十米。河裡的小樹隻能看見幾片葉子,大的樹也隻剩下大半個樹冠。




偏偏天公不作美,又飄來幾片雨雲,稀裡嘩啦下瞭一通。不一會兒,來瞭一輛警車和工程車,巡視瞭情況之後就掉頭走瞭,一輛市政車拉瞭一車砂土,不知是要放土擋水還是要過河,也沒有任何作為。和工作人員交流發現這裡每年下雨都會發洪水,在上遊正在造新橋,不過因為預算原因到現在還沒修好,他們能做的隻有等橋面沒有積水再放行。工作人員束手無策,說等會天黑我們就下班瞭,隻能封路,第二天起來再看情況,其中一個年輕小夥子閑著沒事不知從哪搞來瞭兩隻蜥蜴放在小臂上玩。想到國內抗洪救災的時候,解放軍戰士比洪水還要猛,背著沙包就往上沖,簡直沒有可比性。

等瞭4個多小時,大約15輛車都堵在岸邊,水位隻增不減,水流卻放緩瞭,對面一輛大貨車按耐不住,先進水開道,後面跟著4輛小車,順利過河。大車過河後,在岸這邊觀望的人紛紛鼓掌為大車司機喝彩。我們跟在6輛越野車後面也過瞭河,在水裡行車就像在坐船,俗話說得好,逆水行車,不進則退,過瞭河便是一片晴空萬裡。



(原標營業用抽油煙機題:車行澳洲)



本文來源:南京龍虎網-南京日報

責任編輯:王曉易_NE0011

E8E8E4CD3B5ED8C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xr911vj73 的頭像
vxr911vj73

羅隆的採購清單

vxr911vj7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